薛佳在浦口盤城新街做生意,公司附近有個私人診所,以前他喝了酒,常會讓診所的醫生金琪到家裡來,給他輸液醒酒。今年4月18日中午,他喝了酒,當天下午感覺喉嚨不舒服,又叫金琪來給他掛水。不一會,他渾身發冷,呼吸困難。家人看不對勁,趕緊把他送去醫院,可最終,他的命沒能保住。其實金琪的診所是黑診所,他並沒有行醫資格,對於薛佳的死,他應該承擔什麼責任?近日,浦口法院開庭審理了金琪涉嫌非法行醫一案。
  喉嚨疼,他叫人上門掛水
  今年4月18日中午,薛佳和幾個朋友喝了點酒。當天下午6點左右,他喉嚨有點疼。以前他常會找附近的一個私人醫生金琪來掛水醒酒。這次,薛佳又讓金琪來掛水。
  據薛佳的老婆回憶,約半小時後,金琪來到家裡,給薛佳掛了水。10分鐘後,看薛佳沒什麼不良反應,金琪就先離開了。
  沒想到,第一袋點滴還沒掛完,薛佳就喊冷,並指著自己的胸口,說想吐。去了趟衛生間,出來後看上去呼吸困難。老婆趕緊撥打了120。
  急救室醫生回憶,薛佳被送到搶救室時,已經沒了心跳。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搶救,還是沒救過來。
  “醫生”並無行醫資格
  薛佳死亡的消息傳來後,家人立馬報了警。他們認為,薛佳的死,與金琪給他掛水有關。
  警方調查此事時,金琪承認沒有行醫資格。他2004年來南京開了家私人診所,一般都是到病人家裡打針、輸液。診所沒有名稱也沒有標誌,只有一張床和一些藥品。
  “10年來一直提心吊膽”
  檢方經過調查,以非法行醫提起訴訟,近日,浦口法院開庭審理此案。在庭審現場,金琪坦言,自己這10年來,整天都提心吊膽,就怕哪次輸液出問題。據瞭解,事發後,他的家人已經賠償了薛家3萬元錢,並與對方達成了賠償協議。
  檢方認為,金琪的行為構成非法行醫罪,建議判處有期徒刑10年至12年,並處罰金,法院當庭沒有宣判。(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  通訊員 浦研 實習生 仲純凈
  現代快報記者 張玉潔  (原標題:叫小診所“醫生”上門來掛水誰知,水沒掛完人就不行了)
創作者介紹

Anne-Valerie

backvzdggapt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